当前位置: 主页 > 排列理论 >

遗忘——伯特·海灵格之《再见耶稣》

2015-09-21 15:14来源:www.cnjiapai.com作者:华文系统排列网 浏览:字号: [推荐打印]

有一些旅程中想要带上的东西,如果发现忘了带,在时间允许的状况下,我们就会回头去拿。别人上路之时,我们通常会问他:“东西都拿了吗,确定没有遗忘些什么吧?

若有人将东西遗忘在我家,我就会跑去追他,让他把东西带上,要不就是将东西打包寄去给他。

若我将东西遗忘在别人家,可能代表着我想要回去那里,而那人也对我展现出:“若有机会再次见到你,我会感到十分开心。”

或许我们遗忘的正是某个人在期盼的,或许我们忘了跟某人说生日快乐,或许我们忘了赴某个约。

有时候“遗忘”是件好事,像忘了某个令人生气的交流或是事件,或是某件令人深感遗憾的事。我不回头盯着它们看,而让这些事情过去,然后放眼未来,了无负担;这种“遗忘”带来解脱,迎向新事物。

最难遗忘的是什么?是我们的批判。每当批判时,尤其是高傲地批判并排斥他人,同时我也在批评着自己,不允许内在某个部分按照原本的样子存在。

每当我们这样宣判批评时,就是在批评神,高傲的批判就是在说:“那些我所拒绝和批判的事情,都不是神的工作”,或是:“关于这件事情,神应该以别种方式工作”。

当我们将批判遗忘,每件事就能按照它原本的样子进行,我们也能按照自己的样子存在。突然间我们体验到:每件仍在运作的事情,都还在尚未臻于完美的状况下运作着,若想以别种方式进行,事情根本本无法也不会继续下去。

遗忘批判的我们,就能和这个流动和谐一致,这尤其是因为在流动中我们同时也忘了自己。自我遗忘,沉醉在流动里,不管它要带我到哪里:自我遗忘,终于抵达这般境地,在其中我完全地“在”。

“遗忘”里有某个部分,同时也被我们遗忘了,唯有如此,唯有此道,我们才能完全地与万有合一。里尔克在《致奥尔弗斯的十四行诗》的最后一首诗中,已经告诉我们这个道理的真意,他是这样描述自己将死的感受:

许多远方之沉寂的朋友,请感觉,

你的呼吸仍怎样拓展空间。

在昏暗的钟座的拱影里,

让自己鸣响吗,那耗蚀你的,

靠这份供奉日益强大。

且让你自己参与转化。

什么是你最痛苦的经验?

若偿得饮之苦,就化为酒吧。

在如此充盈的今夜,你应是,

感觉的十字路口的神力,

感觉奇异交遇的意义。

如若尘世将你遗忘,

对沉静的大地说:我流动;

对迅疾的流水言:我在。

[责任编辑:华文系统排列网]
分享到:
标签: 海灵格 再见耶稣 伯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