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排列理论 >

命运共同体

2012-12-05 15:20来源:www.cnjiapai.com作者:海灵格 浏览:字号: [推荐打印]
      问:你也把家族描述成一个命运共同体,这是什么意思?
 
      答:我们的命运透过家族与父母注定要去完成某些事。我们无法拥有自己父母以外的父母。因此,我们的命运早已被注定到一个更大的范畴,这代表我们拥有的选项,以及为我们设下的限制。
 
      这只是一个较小的部分。我们也透过家族的命运被定义。家族中一个自杀的事件会影响后代。我们怎么知道?我们真的能知道吗?不行,我们通常只知道它就是这样。
 
     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真的很恐怖的例子。有个律师发现过去一百年来有3个人在27岁时自杀,都是在12月31日。这不容小覤。这是他们的命运。
 
      然后这位律师便对此展开研究。谁是第一位在27岁的12月31日死亡的?是曾祖母的第一位丈夫。很明显他是被谋杀的。现在有三个人跟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,但是在这个命运里他们纠结在一块,也因此他们是自杀的。他们就像是被谋杀的,27岁的时候,在12月31日。没有人可以逃离这个命运。接着这位律师想起了他的堂弟,在12月31日时就要满27岁。这位律师去看他,而他的堂弟早已买了一把枪。
 
      问:这太恐怖了。
 
      答:的确。 
 
      问:但这就表示我的家族系统和我的家庭会对我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?
 
      答:当然。
 
      问:怎么个影响?
 
      答:在一个家族里有许多力量在工作着,这些力量在我们的命运里都有些一席之地。这些力量多是不被意识到的,有些力量则和孩子对家族的忠心有些关系。
 
      让我来给说个例子,这次没那么恐怖,但也差不了多少。我曾经以客座治疗师的身份受邀到美国对一个团体进行治疗。这个团体里有个女人说她要离婚了,但在这之前她的婚姻其实是很美满的。大家都劝她别这么做,但都没有效。接着我问她:「请问妳几岁了?」她回答:「35岁。」我又想了想,「你母亲在35岁时发生了什么事?」她说:「她失去了丈夫。」她的父亲在航空母舰起火时为了救人而丧身。我对她说:「这个家族里有个好女孩在35岁时失去了丈夫。」在这里她对母亲深层的忠诚被呈现出来,而在此之前她自己其实也不知道。
 
反对
 
      问:好吧,这倒让我想要猜看看,或至少要问:这难道不会是一种巧合吗?
 
      答:好吧,当然它可能是种巧合。但那又能改变什么呢?重要的是我找到了解决的方法。我可以想到反对一切的理由。也许我感到更强势,甚至高傲。但是我的反对已经破坏某些东西了。我一定要问自己,我的反对有帮助,或是我的反对对这个人就像诅咒一样,阻碍了她找到解决方法?
 
      这个女人在听到这个之后可以重新调整自己。如果有人曾说:「这可能是种巧合,」这难道会改变她吗?
 
现实
 
      问:但是在家族系统里看到的解决方法难道不也像是个诅咒吗?当我说:「天啊,这是我的命运,」然后有一个内在的微小声音说:「如果不是呢?」
 
      答:有时呈现出来的解决方法显示它并不是那样工作。可是奇怪的是,当现实不得不被显现出来让我们面对的时候,有条路会基于这个现实而出现。但是这条路并不是从外在而来,不是从助人者或治疗师而来,它缘自内在。这就是灵性的移动。但是当我在想:「天啊,我到底做了什么,」我就好像透过我的反对或害怕干预了什么东西,就好像我可以防止或改变什么。现实是依照自己的轨迹在工作,我无需干涉。
 
      问:但你就是有干预,难道不是吗?那是从你的句子中所透露出你对现实的观点。当然这需要很多经验才能去洞察,但我问自己,另一个家排师也许看到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现实?你怎么能说:这个现实呈现在我眼前,而这就是现实?
 
      答:现实透过排列而显现。这不是我的观点。我的观点是基于我与他人所见,特别是案主在代表与其反应中看到了什么。若我要顺着我的观点,那就危险了。但是如果我看到了它的原貌,我把这个分享出去,让所有人在同时也看到它,那么这就不再是个人观点。这是呈现出来的现实,是突然从黑暗进到光明的现实。
 
[责任编辑:华文系统排列网]
分享到:
标签: 海灵格 系统排列 排列理论 命运共同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