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族系统排列有没有危险性?_华文系统排列网-与你同行、与爱同行、与道同行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排列理论 >

家族系统排列有没有危险性?

2010-09-14 17:11来源:www.cnjiapai.com作者:Bertold Ulsamer 浏览:字号: [推荐打印]

  家庭系统排列个案作为治疗时,应该注意有些潜在的危险。我记得有一次,治疗师协会主办了系统排列工作坊,一位治疗师参加并且做自己的个案。
  这位治疗师的问题是她跟男人之间很难相处。当讲述个人历史的时候,她讲到还是孩子的时候,曾经被爸爸虐待过。她曾经过去10年通过个人治疗出来这个问题。第一天,她自己家庭排列出来,虐待的问题似乎大部分都已经解决了。
  到了第二天,严重的虐待事件,成为了另外一个参加者个案中的主题。虐待的情况非常的严重,严重到他的父母基本上已经是丧失作为父母的权利。作为当事人的解决方法,就是转身离开他的父母亲。
  那天傍晚的时候,我看见这个治疗师在街上,我走向她,她哭得非常厉害,而且非常困惑,我几乎不能够跟她说话。她结结巴巴地告诉我,那个女人的排列个案,把自己被虐待过的所以伤痛都唤回来了。花了很长的时间,她才能平静下来,恢复「正常」的自我。
  第二天,我们重新排列她的家庭,这次虐待的情况比第一次排列个案所呈现出来的状况严重得多,坏到只有一个适合的解决方法,就是说服让她跟父母离开。
  有时候,家庭系统排列可能会呈现巨大的能量,被埋藏很深的情感,突然间全部破冰而出。这不是永远能够被预测到的,这个个案就是很好的样板。一个治疗师,纵使他的动机是非常好,也有可能把系统排列,用不小心、天真的方法来使用的时候,是一种危险,因为排列的力量可能到达一个地步,控制不了。
  那么重要的是,知道一个框架,来应付排列个案中,可能出现的复杂情况。家庭系统排列通常以工作坊的方式进行。参加者来自五湖四海,在两天到六天之间的工作坊内,排列自己的家庭,同时为其他人做代表,然后又各自回到自己的道路上去。在大部分的情况下,当事人都是独自来到工作坊,通常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应付排列后的感受。参加者经常会在系统排列工作坊以后,体验到非常强烈的感受。那么可以为参加者提供什么安全网呢?
  一种可能性,是当事人把家庭系统排列个案,作为另外一个治疗师持续的长期治疗的一部分。这个病人有个人可以陪伴,可以讲述他系统排列的体验。例如,治疗师熟悉我的工作的话,可以把当事人转介到我的工作坊。工作坊后,当事人回去见他们私人的治疗师,得到很好的照顾。
  有些复杂的情况也可能会出现,当治疗师是对家庭系统排列一窍不通,在这种情况下,治疗师既不明白什么叫做纠缠的概念,也不懂系统排列是如何运作。那么,对当事人是额外的负担。我对当事人的建议是,如果发现自己处于非常困难的生活状态时,最好是去找个治疗师对家庭系统排列是熟悉的。系统排列可以影响到深层的性格,当事人之后可能需要一些必要的支援。
  家庭系统排列另一个令人担心的是,进入一些陌生人的角色,会不会对代表会产生危险?普通的参加者能忍受角色中强烈的情感吗?经验显示,例如代表接受了另一个家庭中成员的角色,而该成员情感上负担非常重,在排列中,那些紧张情绪并没有释放,排列后,他仍然会带着这些情绪一段时间。
  在这个情况之下,治疗师有责任去帮助代表们有意识地脱离角色。我有些非常好的经验。当事人可以从代表的角色之中脱离出来。其中一个很好的方法是,当事人看着代表们说:「我给了你,我自己家庭成员的角色,谢谢你代表他们,现在我把他们收回来。」
  有些其他的情况,也会提醒治疗师要谨慎行事。我记得一次排列中,当事人是跟死亡,还有家人的难以承受的命运纠缠在一起。我转向舅舅时,有东西打我的后背。当事人的代表,其实是非常有经验,突然昏倒而且倒在我的身上。幸运的是,他没有受伤,马上恢复了知觉,站了起来。自从那次之后,我经常找一些人站在困难角色代表的背后,万一他失去重心跌倒,也有人扶着。
  有经验的代表,会越来越不受外来的能量影响,初次做代表,需要时间适应。一个特别敏感或容易受影响的人,特别困难的角色,困难负担过重。例如:纳粹德国优生计划中,被杀害的那些残疾孩子。
  我另外一个经验,告诉我家庭系统排列可能有潜在的危险性。一次高级培训课程里,我跟妻子同样是导师,我们为一个当事人做了些排列个案后的工作。这个当事人由我的妻子代表,她觉得有一种无法抗拒、被拖向死亡的感觉,不管我用什么方法,都不能改变。最后,我必须要接受这个最终结果,同时也接受我作为治疗师的极限。我的妻子事后非常困难走出这个角色。她描述她在这个角色中的感觉,一种非常可怕的寒冷空虚。她觉得自己完全无助,需要几乎半个小时的运动,才能让完全回到正常的自己。
  当我阅读海灵格一本著作的时候,不能够忘掉这次经验,突然间闪过一个新的治疗方法的意念。当下次课程的时候,我决定尝试新的意念,同样的代表进入角色,我试验这种意念,但是没有任何帮助。那种把那位女士拖向死亡的动力始终无法打破,5分钟之后,我结束了这个排列。
  我妻子对那种可怕的、寒冷的、空虚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,几乎无法承受。另一个人的能量,对其他人来说,可以变成一次创伤的经历。这种感觉慢慢地消失,但是有些时候在晚上,我的妻子躺在床上的时候还会回来,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的治疗,才能让这些感受完全消退。这个人命运的力量非常大,让她第三次再进入这个角色,是完全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  像这样的例子告诉我们,我们的警觉性要非常高,非常小心,在这个工作里,妄自尊大或者过分自信的表现,可以把我们推到一个无法控制的情况。

[责任编辑:华文系统排列网]
分享到:
标签: 海灵格 家族系统排列 家排 解惑 危险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