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个案分析 >

尊重

2013-09-02 15:06来源:www.cnjiapai.com作者:佚名 浏览:字号: [推荐打印]
      海灵格(对着汉斯,他坐在轮椅上):你说你是小儿麻痹症患者?
 
      汉斯:对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那是在你几岁的时候发生的?
 
      汉斯:在我快满两周岁的时候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你和你的疾病相处得如何?
 
      汉斯:现在我处在一个点上,我很清楚自己一生都无法安顿下来。对我来说,要应付身体的这个残缺是无法间断的挑战,还得加上一大堆家族琐事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你所谓的家族琐事指的是什么?
 
      汉斯:是我刚刚搬出去的第二任妻子,我已经独居两个礼拜了,而我们的分居是有着几分各玩各的意思。每当我回首往事,都会看见表象之下隐藏了许多汹涌暗潮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你之前结过婚?
 
      汉斯:对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维持多久?
 
      汉斯:第一段婚姻维持了17年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你有孩子吗?
 
      汉斯:有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有几个?
 
      汉斯:七个。四个是和第一任妻子生的,三个是在第二段婚姻里生的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你尊重你的妻子们吗?
 
      汉斯:我尊重我第一任妻子多于第二任妻子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你第一段婚姻为何破裂?
 
      汉斯:这很难说分明。患小儿麻痹症之后,我的状况已稳定了30年,后来曾有一次失控,直到事发五六年之后,我才后知后觉地认清这件事。在第一个家庭发展的过程中,有些需求浮现了出来,那让我想要逃避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你第一任妻子为何愿意嫁给一个残障的人?
 
      汉斯:这很难说清楚。她一直想要成为一名护士,那大概是她天生就喜欢帮助别人吧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你敬重她吗?
 
      汉斯:是的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并没有。
 
      (过了一会儿):对此,我保有一个基本概念,那就是:如果某个人有着特别坎坷的命运,像是小儿麻痹症,那么这个人就不该以此拖累他人。如果有人表示愿意分担这个重担,这可是一件非常难能可贵的事,唯有当你能心怀谦卑与感激,你才有资格接受这份特殊的礼物。
 
      (又停顿了一会儿):一个受比施多的人是一定要离开的。毕竟这是一个无法达成的要求,这会让人承受不起。
 
      汉斯:你可以再说一次吗?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当一段感情中有着不平等的关系:其中一方的付出必须多过于他或她所得到的时候——就以和残障者结婚为例,情况一定如此,残障的一方总是会得到多过他或她所能够付出的——这时候,得到较多的一方就会被迫离开,因为那让人无力承受。换句话说,除非这个伴侣非常谦卑,那他才能可能留下来接受对方的付出,因为,如此一来这份殊礼就得到答谢了。你觉得我说的对吗?
 
      汉斯:是的,你说得很有道理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关于你第一任妻子你还必须补偿她些什么?正是一份深深的敬意!同时你也必须让你的孩子们知道,你对第一任妻子怀有一份深深的敬意。接下来,和你第二任妻子之间也要像这一样。那我就点到这里为止,你觉得可以了吗?
 
      汉斯:没问题。
 
      参与者:我想多知道一些关于这种不敬的特质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我可以告诉你怎么摆脱它。
 
      参与者:我刚刚已经听到了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:一个头部轻微的小动作:从高高昂起,变成低低垂下。只要这样就好。
 
      参与者:谢谢你。
 
[责任编辑:华文系统排列网]
分享到:
标签: 系统排列 家族系统 个案分析 尊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