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植于生命的祝福(下)_华文系统排列网-与你同行、与爱同行、与道同行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员答疑 >

根植于生命的祝福(下)

2012-02-14 14:46来源:www.cnjiapai.com作者:佚名 浏览:字号: [推荐打印]

      非常感谢您给予我的问题以正面资源的回馈,令我感触很深。对于我们传统文化断层的部分,您回应说这样的好处是造成了某种敞开。同时我想探讨的是,虽然敞开是很好的,但是系统排列也强调归属感,中国传统文化的断层,的确也令到这个时代的中国人缺乏文化归属感与尊严感。
 
      伯图:我看到中国有很悠久的文化与传统,传统的意义如同一个很大的家族,一个很安全的洞穴,人与人之间很温暖很有连结,但同时那又如同枷锁,如同监牢一样,将每一个人牢牢地拴在了一起。
 
      现在中国开放了,下一步就是每个人要感受到一份自由,这一点很像西方的个人主义,像完形治疗的创始者波尔斯,他就说:“我做我的事,你做你的事。我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期待而活……”
 
      但是如果我只是我、你就是你,我们个人顾个人,那么我们就站在了失去彼此的危险边缘上了,哪怕违背我们的父母、师长、亲朋好友,而只是去活出所谓的“个人主义”。我们看到“原始治疗”手法和完型治疗中的那种大喊大叫、渲泻情绪;在治疗室砸垫子、骂枕头,更糟糕的是想像那就是你的父母,这让我们落入自我情绪的陷阱之中。
 
      那样就太个人化了、太自我了,我觉得“个人主义”还不是我们人类进化的方向,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怎样重新去获得一份新的归属感?一定会有新的归属方式!
 
      如果说传统文化中的归属感是要求我们照着前人(圣人)所说的来做,的确当你和旁边的人一模一样的时候,你似乎拥有了某种归属感,但同时那也是一份制约与扼杀,所以今天我们必须要重新找到一份新的归属感,让我们能根植于大地,同时又能够维护自己的自由。
 
      您谈到的与超个人心理学的方向很贴近呢,整个心理学领域正在迈向这种既与生命之流深深连结,同时又能活出个人的创造力与其独特使命的部分。
 
     我们中国有句古话:“英雄所见略同”。好像时代进化到某一种程度之后会有很多菁英出来说法,但大家说的其实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。
 
      伯图:这就如同一个好的家族系统排列的画面:你看到你父母,你深深地敬重他们,你很爱他们。然后你转过身,你的父母就在你的身后,连同你家族中的所有祖先都站在了你的身后,你能感觉到他们在你的身后给你的力量,与此同时,你拥有全然的自由和责任,带着这份生命的爱与祝福,你要走出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。
 
      海灵格曾经说过:幸福需要勇气。由于人类天生具有这种对家族的忠诚性,从而令到我们重蹈覆辙,再次轮回复制了祖先、父辈们的不幸。所以命运有时候看起来很无情,一个孩子有时候要脱离家族的牵连需要相当大的勇气与睿智。
 
      伯图:孩子出于对父母的忠诚,会重复一些相似的命运,甚至厄运。当你发现你跟你的父母很相像,请相信那是出于爱。因为爱,所以你想与他们一起来承担这命运。例如说你的妈妈很抑郁,那么做为她的女儿,你也会有很抑郁的一面。在孩子的心中,由于盲目的爱,孩子与母亲共享这个抑郁,因为孩子不想母亲孤单一人去承受这个抑郁,这是一种忠诚。
 
      所以,通过爱来维持的东西,也只能通过爱来摧毁它!
 
      面对着这种盲目的忠诚,通常充满敬意的鞠躬,是敬重祖先与父母的方式,通过这种鞠躬,孩子得以认知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与命运。
 
      但是迈向自由的旅途常常也是很孤单,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与命运,常常意味着你要为自己负起完全的责任。我想问的是,作为先行者,您在您的人生旅程中运用什么样的资源来支持自己?
 
      伯图:我常常觉得自己被引领到属于自己的轨道上,例如说一些很重要的事物常常来找我,我很庆幸这些发生在我的生活当中。当年OSHO大师还在世的时候,我被吸引前往印度,在整整12年的时间中,我每年都去印度向OSHO大师学习,这对我的生命带来很重大的改变。而在我的专业发展里,我找到了NLP,或者说NLP找到了我,然后是家族系统排列的工作找到了我,我跟随海灵格老师学习系统排列14年之久,我震惊于他能如此有力地直达爱,直达人类关系的核心。现在,我希望还有更多的新东西能来找到我。
 
      在中国心理治疗界成长的初期,感谢您这样具有专业精神的导师来到中国,这里的学员非常需要专业的指导与学习,我们都走在同一条路上。
 
 

——伯图·乌沙漠专访
 

[责任编辑:华文系统排列网]
分享到:
标签: 系统排列 家族系统排列 学员答疑 生命祝福